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> 城寨乡 >

第一百四十四章 府城寨械斗马岭

发布时间:2019-07-27 02:03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他要让种咏即使躺着,也看清楚他的脸。看清楚他的脸上,那严肃的表情,一次来震慑种咏,让他说不出任何一句虚言。

  说完之后,种咏便闭上了眼睛。他实在太累了。这些天被看押着,日子并不好过。时不时遭受姚兕派来的人鞭打,连饭食都吃不好。加上沈耘刚才对伤口的清洗,这会儿眼前越来越昏暗。

  看着种咏就此昏迷过去,赵君锡摆摆手,示意士卒将他和刘甫一道抬到房舍里休息。到了这个时候,赵君锡的目光再度盯在沈耘身上。

  这会儿事情已经很清楚了,沈耘是纵火了,但完全不具备将五千西夏兵马全都烧死的可能。

  死死盯着沈耘足足看了半刻,赵君锡这才点了点头:“沈知县的事情,已经很清楚了。本官此次的差使,也要宣告结束了。不日某便会传书到京中,将此次查察的结果禀明陛下。”

  当陕西路的大军来到大顺城之后,戍守的兵丁已然达到了上万人。这下子再也不怕大顺城被攻破了,赵君锡便带着沈耘,匆匆回到了安化县。

  时间匆匆过去一个月。大顺城虽然屡经西夏人的侵犯,但是最终都屹立在庆州的北方。而在赵君锡回去之后不久,刑部也通过了邝家三兄弟被斩首的请示,当斩首的那一天,真个业乐镇的百姓都前来围观,无人不拍手称快。

  李圭复当然将沈耘视为卡在喉咙中的一根刺。然而,他却再也没有找到报复沈耘的机会。相反,因为刘甫在伤愈之后,忽然想陕西路帅司提供了李圭复当初交给李信的方略,使得他被朝廷贬斥到保定军做签判去了。

  当日自己派人询问李信,结果他说方略遗失在礓诈寨。谁知道这厮是因为信不过沈耘,还想要找个机会洗脱自己。却万万没有想到李圭复对那份方略追查的极紧。

  不过这件事情,沈耘也就是想想便罢了。现在最让他关心的,是安化县百姓上半年的青苗贷钱。虽说几个月时间,庆州的柜坊已经开了号,可是先前的债务还是要结算清楚。毕竟柜坊属于皇商,而青苗贷纯属官府操持。

  就在沈耘和户曹仓曹一并操办此事的时候,县衙外忽然来了一批快马,到了县衙门前,来人匆匆下马,冲着门前当值的差役急声叫到:“府城寨镇寨官曹琇,有要事禀告沈知县,还请快些通传。”

  当中一名差役将曹琇引进后衙,倒了茶水让曹琇稍加休息,自己便跑到户曹那里,匆忙知会沈耘。

  自从他上任之后,和曹琇也不过见了三面。但现在忽然告诉自己,府城寨有事情。沈耘开始琢磨了,到底是什么事情,引得曹琇如此。

  匆匆来到后衙正堂,沈耘便看到曹琇牛饮着杯中茶水。见沈耘进来,紧忙放下手中的杯子,起来躬身拜道:“下官曹琇,拜见知县。”

  “罢了罢了,”沈耘摆摆手,示意曹琇起来,随即追问:“听差役说,你有要事禀告,却是所为何事?”

  提起这个,曹琇的面色顿时严肃起来:“回县尊的话。却是我府城寨那些百姓,与相邻的环州通远县共用一道河水灌溉。秋后百姓们正要浇水,这不,两方争水不公,通远县马岭镇的百姓居然高筑堤坝,彻底阻断了马岭水流进府城寨。双方因此争执起来,数日不休。今日居然引发了械斗。”

  沈耘从安化县的县志中看到过府城寨和马岭镇的恩怨,只是这段时间实在忙的昏了头,以至于这么大的事情都给忘了。

  不过,让沈耘疑惑的是,曹琇手底下就有数百厢兵,平素就是用来维持治安的。如果发生械斗,他们应该是有能力可以阻止的,但是现在怎么他自己倒是过来求援来了。

  看着曹琇,沈耘面上并没有露出别样的神色,而是极为淡定地问道:“我来问你,你手下的兵丁为什么没有阻止府城寨的人?”如果曹琇一点措施都没有采取的话,那他就是渎职。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直接派个人过去,将双方隔离开来,然后由双方的长者商议如何用水的问题便是了。这也是往年安化县采取的办法。

  沈耘的手段随着时间,在安化县内传的越来越神。但大体上,沈耘杀伐决断是没人质疑的。

  曹琇生怕自己也成了沈耘立威的对象,慌忙站起身来回答:“下官也想派兵阻止。但是这一次马岭镇的官员似乎也商量好了,他们那边也派了兵丁过来,与我府城寨的士卒对峙。下官无奈,也只能放任他们如此。只是今日局势实在控制不住,下官只能来找县尊处置了。”

  械斗本是民间的事情,现在官府也掺和了一脚,看来这个通远县是想要将事情闹大一些。

  不过眼下更深入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,沈耘想了想,冲身边的差役吩咐道:“备车,我要去府城寨。”

  沈耘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但是农耕时代,如果没有河水对田亩进行灌溉,那么土壤缺水,肯定种不出好庄稼来。

  一刻时间,差役便将马车备好,沈耘看着曹琇,点了点头:“曹知寨,你且在前头带路。马车虽然走的慢,但想来两个时辰还是可以到达府城寨的。到时候你就直接引我到械斗的地方。”

  官道上足足驰骋了两个半时辰,身后都快要被颠簸地散了架,马车才堪堪到达出事的地方。

  当沈耘下车之后,却发现前方不远,居然恍如白昼。当然,并非东方又升起了一轮太阳。而是前头数千人纷纷举着火把,将四周都照的通明。与此同时,还有不少喊杀声。

  喊杀的自然府城寨和马岭镇的百姓。曹琇带着沈耘往另外一个方向行去,不多时,便看到身穿布甲的数百厢兵彼此对峙。靠近南边的士卒们看到曹琇前来,纷纷露出了恭敬的神色。

  二人走上近前,当众出来一个魁梧的壮汉,对着曹琇便说道:“曹知寨,马岭镇的这些鸟厮一直缠着咱们,末将想要去看看械斗的情况,他们都不答应。这不,那边有人前来告诉我们,如今双方都死了四五个人,这会儿还喊杀不休,只怕今夜一样要斗下去。”

  倒不是因为这个会影响自己的仕途,沈耘纯粹是觉得,前来参加械斗的,肯定都是府城寨百姓家中的壮劳力。一下死掉四个人,就要害了四家人。这样事情,真的有些不应该。

  而这壮汉出言粗鲁,曹琇慌忙喝止:“沈知县当面,休得放肆。“呵斥完了这壮汉,这才很是恭敬地看着沈耘:“县尊,你看现在该如何处置?”

  这魁梧汉子压根没有想到沈耘居然就是知县,愣了一会儿,这才慌忙请罪:“末将言辞粗鲁,还请县尊恕罪。”

  “不知者不怪。”到底在大顺城和那些士卒们呆了好些天,什么粗话沈耘没有听说过。何况还有后世那些经典的国骂,比起那些来,此人一句鸟厮当真就是稚子顽童的水平。

  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中,沈耘拨开挡在前头的士卒,走到了府城寨这些厢兵的最前头。

  “对面的兵卒们都给我听好了,我乃安化知县沈耘,今日前来调停府城寨与马岭镇两方械斗之事。现在本县要命人将械斗的双方隔开,你等若是知趣的,便听我号令,随府城寨厢兵一道,将前方百姓隔离开来。若是还要阻拦,休怪本县现在就命人与你等开战。忘了告诉你等,本县来时,已经着令安化县附近几个镇寨调兵前来了。”

  其实沈耘根本就没有做这些,但现在为了恐吓马岭镇的厢兵,也不得不出此下策。

  这段时间沈耘的威名传遍的可不仅仅是庆州,周围几个州都知道有五千西夏山讹死在了沈耘手里。在这些厢兵眼中,沈耘绝对是个杀星。

  马岭镇那边很快便传来一个声音:“卑职乃是马岭镇的镇寨官,先前与他们对峙,也是害怕他们上去偏帮府城寨的百姓。既然沈知县前来,我等自然听命便是了。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曹琇低声在沈耘身边解释:“此人便是马岭镇知寨简双清,看来,慑服于县尊威严,他们也同意了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还愣着做什么。记住,上去之后,不得对百姓们对用刀枪。你们人多,一旦发现反抗,就给我打,打到他们没有力气站起来,便缴械让他们蹲下。”

  厢兵虽然战斗力不行,但是威慑力还是有的。即便西北民风彪悍,但兵就是兵,民就是民,百姓在心理上,对官兵还是有些天然的恐惧的。

  一时间身穿赤色的厢兵如猛虎冲进了狼群,不过短短两刻功夫,沈耘便看到械斗双方都被强行按在地上。到了这个时候,沈耘知道是该轮到自己说话了。

  被兵丁护卫着,沈耘走到了双方交接的地方。这一道被清空的地方,如同象棋里的楚河汉界,没有一点波澜。当沈耘说明自己的身份时,夜色中府城寨的百姓纷纷露出喜色,而马岭镇的人,却带上了几分不忿。

  看着神色各异的人群,沈耘摇摇头:“我知道,你们一定以为,本县前来,便要偏帮我府城寨的百姓。其实不然。这会儿前来,主要是要将你等分开的。死的人已经够多了,本县绝不允许,在我来之后,还有哪怕一个人死去。现在,你们都给我听好了,但凡受伤的人,统统给我就近去医治。”

  “剩下的人,你们可以就地休息。简双清,你且派人,去将你通化县知县请来。咱们便在这通化与安化的交界之处,好好商议一番,将来这马岭水,到底该如何分配。若是能够找到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,那本县这一趟,就算没有白来。”

  在所有这些人里头,事实上也并没有一个有足够的身份和他对话。擅自做出裁定,总有一种以大欺小的感觉。虽说沈耘肯定是心里会希望府城寨的百姓过的好一些,可河流的主动权还是在马岭镇那边,能好好说和,那便最好了。

  说完之后,沈耘也不理会马岭镇的百姓作如何想,径直走到府城寨这边,怀中掏出来时匆忙带上的银两,交到一个看起来年岁较大辈分略长的中年男子手里:“这些钱拿着,充作伤者的汤药钱。此次械斗死伤的消息,也尽快告知乡亲们。顺带好好安抚他们,莫要再生是非。”

  他们和马岭镇每年都要因为水械斗两次,前前后后多少年,因之而死的人不下半百。

 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()的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兰岚谢谢您的支持!!

http://sahifatech.com/chengzhaixiang/149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